您当前的位置:365bet > 碎言碎语 >

也可能是此语言老土了

发布时间:2019-05-09 23:02编辑:admin1阅读(

      从2011年起至今,参与创办编辑《文化磁器口》杂志。(主办单位:重庆磁器口古镇管委会)。

      从2014年起至今,参与创办沙坪坝区第一本旅游季刊杂志《文化之旅沙坪坝》(主办单位:沙坪坝区文化委旅游局)。

      2016年至2017年,连续两年为国内著名文学月刊《中国图书评论》杂志创作读书漫画封面。

      2015年为沙坪坝区文化委、旅游局创作磁器口景点系列宣传品(明信片与书签),以此推广沙坪坝区景点,让外地游客能带走重庆旅行记忆。

      2016年参与渝中区区委宣传部组织的国内名家手绘“渝中半岛”。并接受渝中区旅游局特聘出版“渝中半岛”重庆景点明信片,此系列在重庆游客服务中心发行有售。

      让“磁器口老炮”教你两句嘿们好耍的重庆言子,学得好是我教的,学不像就别叫我“老师”两字,你对他们说我是个跑江湖的就行。

      重庆方言丰富有趣是重庆人民的骄傲。外地人或者老外来重庆,重庆的朋友都会认真教他们几句懂或者不太懂的方言。

      “聊天”在各地叫法不同,北京叫“侃大山”,上海叫“吹牛皮”,广州叫“倾偈”,成都叫“摆龙门阵”,东北叫“闹磕”,西北叫“谝传”。易中天在《大话方言》一书中称闽南人说话很绝叫“化仙”,乌龙茶一泡,榕树下一坐,看着潮起潮落,春暖花开,便作飘飘欲仙状。

      其实重庆方言也有的许多惊人妙语,猜想可能是在聊天聊起兴头时产生的,方言不同于普通话,普通话那是国语书本语言,一套央视新闻的腔调,而方言是中国地方老百姓的口头用语,都是说些油盐柴米生活小事,用不着一本正经,吃不了可以兜着走。过去,重庆江湖袍哥遇麻烦有事情要在茶馆“吃讲茶”,“一根凳子四条腿,要说得脱才走得脱,这就得全靠有吹牛本事了。”

      事实上说话一旦放松,就容易出彩,重庆人在黄葛树下把二郎腿翘起,山城啤酒整起,把重庆老沱茶泡起,就开始过起神仙般“吹牛”日子。

      我一直怀疑“吹”是长江以南人的专利,从上海到香港,都爱吹,无事时约三两个朋友一边聊天,脚边还搬箱啤酒一搁,一边喝酒一边吹牛,把啤酒当啤水,也不知道香港人是什么时候把聊天叫做“吹水”的,干脆吹得口沫水翻才叫说话过瘾。

      “吹牛皮”这几个字,凡是地球人都知道,人不分南北,路不分东西,都爱吹,也爱听吹牛,我说了不算数的认为在中国会吹牛的地方,第一要数北京京城“侃爷”,第二数东北人的“闹磕”,其他吹牛处就算得上成都和重庆。要晓得重庆人吹起牛皮来也是很精妙的,吹得连牛皮都懒得披上。皮都不要了,干脆就把吹牛皮省略成了“吹牛”,好多腾点时间出来空了吹。

      与“吹牛”相对应的重庆话还有,“吹咵咵”就是“嘻嘻哈哈”不栽根的意思,吹牛在重庆不能光靠吹,吹久了也口干舌燥的。吹牛呢应该是一种高级的精神享受,必须要点茶水来配套。重庆有句俗语:“有啥子事情这么忙,还是坐下来泡杯茶,空了吹”。吹什么呢?还不是吹东吹西吹南北,吹牛其实在重庆还算不上最了不得的语言表达,最能神吹的重庆话是叫“冒皮皮”。牛不吹了,皮皮开始冒出来了,“冒皮皮”用重庆话解释就是:“吹牛不打稿子”,被听的人越听越不信,这时就有人站出来对你说“听你吹,尿罐都要飞。”就是说吹牛吹得太肉麻了,让人听了难受,鸡皮疙瘩都会冒出来。

      在中国传统社会里“能言会说”得不到什么好评价,大凡能言善辩者没有什么好下场,时代需要厚德载物,凡巧言令色,摇唇鼓舌、天花乱坠、夸夸其谈都是贬义词。不过如今,“吹”得好也算长学问,在北京混的郭德纲以相声收徒,上海周立波的海派清口天天上电视,成渝两地串台走的李白清老师说的散打,重庆本土吴文讲的巴渝言子,都成了学问,都成了艺术家。

      有人说北京人的学问是“侃”出来的,那么重庆人的学问是不是“吹”出来的,或者是“冒”出来的也许是吧。教你说句重庆俏皮话“冒皮皮,棒棒掇飞机”。你看重庆人是不是嘿有想象,重庆语言是够翻筋斗的吧,不过这几年,重庆人也不太爱说冒皮皮这几句话了,也可能是此语言老土了,语言当随时代,不能墨守成规。旧的不去新的不来,其实每种语言都让人想起那个时代,说不定呢,老瓶装新酒,语言也会死去活来。

     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这话不错,重庆人有重庆人的性格,重庆话有重庆话的特点,如果不是从小练基本功,外地人发音基本不正宗,重庆话的特点基本靠吼,一顿一挫,速度快铿锵有劲,偶尔也悠扬几声,外地人听起来像是歌咏,但是你要遇见重庆人吵架,他们用语花样百出虽然属于北方语系,如果是外地人,一定要有个翻译在旁才能领略个中妙趣。

      重庆人是大山的儿子,三峡纤夫的传人,码头和大山构成了重庆的脊梁,在没有公路的时代,一个码头就伴随着一个经济中心,南来北往的人多了,花样也多,就积淀了文化,大江的滋润,大山的融入,重庆语言自成一格。外地人称“方言”,重庆人叫“言子”,重庆话从来不文绉绉的,语言一般生动形象,含义丰富,动感夸张。

      听外地朋友谈这样一件事:他刚到重庆,就给一位重庆朋友打电话,问这位朋友在哪里。接手机的重庆人一边开车一边回答:在“洞子”。外地朋友很是惊讶,在他们的思维中只有动物才会钻洞,而重庆人却称隧道为“洞子”。你看重庆人说话幽不幽默,365bet官网幽默得不动声色。

      又如重庆出美女,女孩长大了,要谈恋爱,在重庆叫“耍朋友”。以前都是父母做主,熟人介绍,如果是去见陌生男孩这就是谈恋爱,这多不好意思。如果不叫恋爱,而是“耍朋友”就有意思多了。耍在普通话里有玩的含义,谈得拢就耍,谈不拢就只配做一般朋友,基本上永远就不会再见面。既然是去耍那就用不着紧张,玩得开开心心的,才有意思。

      不过每个地区谈恋爱也有不同的称呼,贵州人叫“玩朋友”和重庆很接近,谈得轻松;云南人说“好上了”,说的清清淡淡;北京人叫“搞对象”,就有点轰轰烈烈的架势。

      据说“搞”字是以前四川作家李劼人根据四川话创造出来的,那个时候川渝还没分家,四川话自然而然被大家接收,也滋养了普通话的词汇。有一次,两个广东人来访,我问:你们把谈恋爱为什么叫“拍拖”?其中一人笑着说:“先拍一下肩,再拉一下手,不就是很快搞定了吗!”我直摇头,太形象了。 生于斯,长于斯,我还是偏心,觉得重庆语言“耍”更得趣味,一个“耍”近乎于游戏,人生本是一场戏,锣鼓敲打得紧锣密鼓,帮腔婉转得断断续续,重庆人还得这么耍下去。愿天下有情人一辈子好耍,耍一辈子。

      画本小册子,记录下“往事并不如烟”,人生总有牵挂,总想牵手,又一次次远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