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365bet > 碎言碎语 >

远方?等我千里之远去看

发布时间:2019-04-26 08:13编辑:admin1阅读(

      如果旅途中有你想要说的话或是旅途中感触较深的话,可以email过来,然后放到小站上。

      1 开始的开始,我就知道,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,而你一定是我心里的那一滴泪,纯粹、干净、忧伤。

      2 现在,我站在你面前了,可是,你认不出我,你不知道我爱你,我想,这是世上最疼的事情了。

      4 那些年轻的岁月,那些暗恋的时光,甚至那些让她疼的刺青,竟然是一生中最美的时光

      5 她以为擦掉这次眼泪就没有了,可是,刚擦掉一片,另一片又落了下来,这多像那些爱情,一片一片的,没完没了。

      近乎半年,从南方到北方,一直奔波采访。为了写一个戏曲艺术大师的传记。所经历不忘之细节,点点滴滴,俱是难以忘记。尽管总说风日洒然,想起时,忽的一下,总是暖了心。

      1、杭州。拜访戏曲界活化石沈祖安先生。八十多岁的老人,回忆初见张爱玲时的情景,说,和你一样,又高,又瘦。大运河边的白马公寓,和老人在阳台上聊天。天光渐晚,老人与我又去胜利剧院看越剧。因为打不到车,就一直走,一直走。我搀扶着老人,他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了(眼睛近乎失明)。后来实在打不到车,坐公交车。老人高兴得像个孩子,“我十年没坐公交车了。”一人一块钱到胜利剧院看了越剧。他说,“你是远道而来的贵客,我要让你看到最好的越剧。”

      2、还是杭州。金华举着一片极大的树叶在火车站接我。然后在浙大校园,毛主席像前,两个人许下最美的誓愿。

      3、仍然是杭州。因访西湖边杨公堤上盖叫天故居,邂逅中国最浪漫的票房。听有人唱《白蛇传》,寻声而进,巧遇杭州一帮老戏迷。于是,最浪漫的西湖边票了一段《春秋亭》。琴师是浙大教授,极有雅意。

      4、上海。采访前河北梆子剧院团长张志远。那天雨极大。张老先生怕我上海不识路,执意来宾馆找我。女儿艳秋(上海京剧院武旦演员)开车,师母听说老家来人,一定也来。聊完执意请吃饭,外面雨一直特别大。临别时师母抱着我:“闺女,下次再来,住家里,我给你包饺子吃。”

      5、石家庄。与贾老师相濡以沫。最难忘从沧州肃宁回来晚上,半路辛集吃饭。黄韭饺子(辛集特色)两大盘。狼吞虎咽。

      6、厚被子。临入冬最冷。D亲手缝了厚被子给我,新里新面新棉花,她缝到后半夜。盖着真热。心里更热。她说一生相伴吧,我说。是。肯定一生相伴。

      7、一个电话。在上海时。接到M电话。汉庭宾馆里爬满蟑螂,我说,我快坚持不下去了。M说,“一定坚持。”她说了一句老话“坚持就是胜利,我一直在这”。我们说了一个多小时,蟑螂一直在我身边爬着。

      8、与裴先生聊天。每次都过了午夜,凌晨时分打车穿过石家庄那些街巷,恍如隔世。有一天冷,她送给我一件她的对襟大袄,穿上,暖了。

      9、采访燕守平与马连良之女马小曼。老夫妻情趣盎然。屋里一百多个乒乓球,为了给小狗玩。天性自然如孩子一样的小曼老师说,“来,来,小禅,咱和小狗玩吧。”

      10、陶然亭。与江苏昆剧院老院长周院长聊天,师母拿了围巾给我。到底是初冬了,清凉的黄昏有冷意。走在金黄的银杏树下,觉得像电影,又像三十年代的一个镜头。因为说的都是伶人与往事。他们曾与新艳秋是邻居,说的时候,没人注意我眼角微湿。如果早两年,我一定去看望新艳秋老人。但现在,她已经不在了。

      11、忘年交从台北故宫博物馆带来小扇一把。另一师友半夜于扇面上手书金文“毛公鼎 ”铭文。无价之宝。永远收而藏之。

      12、最不忘。采访《大舞台》贡淑芬,这个当年章诒和的同学见我和朋友的第一句线号,来了俩小孩儿!”老派知识分子的典雅大气孩子气,尽收眼底。自愧不如。这句话一直响在耳边,于六十岁的人来说,我们是小孩儿,而且她的口气,多么欣喜,多么喜欢。这个把钢琴放在厨房里的老知识分子,书房乱得根本进不去人,可是,真亲呀。“今儿23号,来了俩小孩儿!”

      我不能停下来,我一停下来,固定在一个地方,我的心就充满了厌倦。我一定要逃,要走,要在路上。”

      这是我听过的最动荡的话,我知道,也许天生就有这样的一种人,生就一根反骨,一定要格格不入,与亲密无间的东西总是反目,而最陌生的、最隔阂的,却有着无限神秘和致命的诱惑。

      有什么办法呢?远方!远方这个词,本身就充满了挑逗,是的,挑逗!她是一个女妖,知道她会迷惑我们,她充满了鸦片一样的邪恶,妖艳,颠沛流离,不温暖,不固定可是,我们却如飞蛾一样飞向了它。

      在张国荣所有电影中,《阿飞正传》是我最喜欢的电影。他演的是他的宿命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,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,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,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,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。我每读这句话,就会想起那些在路人的人们,不,不要归宿,要飞翔,要永远的飞翔,只有飞翔,才能找到最美的姿势。

      也许每个人都在织线,用时间的丝,一点点地织,如蚕,把吐出的晶莹白丝织进去,其实也是在织远方!铁凝最好的一篇小说名字叫《永远有多远》。有多远呢?我不知道,她也不知道,她尤其不知道!

      而文字,仿佛结绳纪事,把那些漂浮于时间之内或之外的人或事打成结,在远方的路上,写着、记录着,打结以记。每个人,或每段事,都有小小的记号,在光阴老去的那些日,成为寻找远方的印迹。

      “当我拿到机票和火车票时,我就兴奋,我喜欢远方,喜欢一个人坐在夜行火车中看着远方的黑夜,那时候,我和时间在一起,和孤单在一起,和自己在一起。”

      这是我很多年前的日记,我淫溺其中,恍兮忽兮。奔向远方的过程,其实是奔向了一种自由与放纵,远方,如果是自己,就是一场灵魂与精神的私奔。

      阿飞说,“十六号,四月十六号。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,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。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,这是事实,你改变不了,因为已经过去了。我明天会再来。”我喜欢这样的台词,充满了变数,差一分钟也不行,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,亲爱的,你在等我吗,远方?等我千里之远去看,万里之远去寻你?

      无法抵达,没有车票,以为进去了,打开一看,仍然隔山打牛谁能知道谁的内心呢?连自己也不知道,打开内心的钥匙,永远丢了。

      它缴了我们的械,我们总以为在远方。亲爱的远方,是一个如此迷恋我的女巫,我记得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离开我的小城,再也不要回去我不喜欢那四声极强的家乡话,我不喜欢邻居对我的观察的眼神,我不喜欢那些热闹而俗气的街道,就象我那时候不喜欢京剧,我总是抱怨外婆带我去看,她在看戏,而我沉沉地睡去了。

      多少年之后,我成为京剧的一个热忱追随者,每听京胡响,无限动容仿佛关乎着我的前世与今生,多少年之后,我想回生我的小城,终老,在法桐树下,去找心里的远方。

      “年少时你极力排斥的东西,在年长之后会一一接纳,当你意识到这一点时,你走向了怀旧与衰老。”我终于成为了有旧可怀的人,我愿意怀念着远方在十七岁,我梦想出走,我一个人骑车去北戴海看大海,我去独自旅行,三毛说,“旅行是我的第一颗星,我愿意永远在路上。”

      每个向往远方的人都是一个梦想家,具有别人永远没有的缭乱和动荡气质。我欣赏的摄影师肖全曾经说,“我愿意在路上,我愿意找到一种确定。”浓烈华丽凄然惆怅,刺激新鲜陌生疏离,这些都是在路上所遇到的,一边动荡着,一边安慰着。我认识的几个写字女子,常常在远方,偏僻的小镇上,独自居住。我常常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电话,她在那些陌生的地方,找一些“苍蝇”(指最有特色的小饭店)馆子吃最动人的食物,在陌生的街巷里找寻前世的温暖,远方!多么美妙而略带苦涩的远方!

      在早晨,我听到这样的话,内心波澜起伏。我知道远方的魔力在于未知和不确定,我们迷恋不确定的东西像迷恋幻术一样,清嘉与宁静不属于远方,假如我们早早知道我们一生是什么样子,即使荣华富贵,即使五花马千金裘,我们也会索然无味,也许早早就失掉了生之趣味。而远方的远,是隔着我们的灵与身,我们像骑在马上的人,365bet体育在线去寻找远方梅花开放的消息。

      这样一想,心里就荡漾开来了。亲爱的远方,它在远方,也在近处,在外省,也在心里,我靠近着远方,却又离远方,真的太远了。

      如果旅途中有你想要说的话或是旅途中感触较深的话,可以email过来,然后放到小站上。